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详情

服务热线

400-888-2837

联赛体系是DOTA2的“救世主”吗?


作者:永乐娱乐-永乐国际网址-永乐国际官网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8 06:48:48


  10岁的DOTA2,似乎进入了青春期,开启了一段充满矛盾、自我抗争的旅程。

  一方面,Ti时为中国队呐喊的情怀仍在,另一方面实打实的玩家数却下跌到2013年以来的最低值;一方面被看做“草根逆袭”的电竞项目,另一方面“唯Ti”的赛事体系,又让大量非一线队伍机会受限。

  DOTA2标志性的Major、Minor、Ti杯赛体系,在V社的牵头下,正式向联赛体系全面转型。虽然DOTA2已经称得上是老电竞项目,但与隔壁其他游戏相比,搞联赛还真是个新手。

  回顾过去10年DOTA2赛事发展的历程,第三方联赛出现过,随即被官方杯赛取代,到现在官方联赛新鲜出炉。

  从联赛和杯赛本身来说,其实并无无孰优孰劣之分,足球深耕联赛制度,网球杯赛也形成了相当的影响力。

  2015年开始,DOTA2正式形成以Ti和Major为主的杯赛体系,三方授权赛事也都以此为准。获得V社承认的杯赛体系,是DOTA2电竞模式“根正苗红”的“正宫”。

  但长期以来,这位“正宫”却暴露了一些问题,导致联赛成为第一线从业者千呼万唤的“新欢”。

  在杯赛体系中,无论从关注度还是含金量,Ti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赛事,但资源过于向Ti倾斜,由此导致的一系列弊端,成为了滋生不满的温床。

  即便一支战队赢遍年内的Major,依然有可能因为版本等原因,在Ti中失利而导致队伍接下来存活困难。Ti6冠军Wings,不到一年就宣布解散。

  个体到底受制于体系,无法突破系统做出更大的成就。杯赛体系和积分制下,命运似乎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,一线队伍也无法逃脱这种桎梏。

  而反观隔壁的《英雄联盟》等电竞项目,联盟化、地域化、主客场化进行得如火如荼,不得不让进入第10年的DOTA2 开始反思自己。

  得出的结论便是联赛转型,对Ti进行引流,通过拉长战线,为二三线队伍提供锻炼机会和上升通道。

  这也是俱乐部呼吁联赛制度的原因,对于真正想打出成绩的战队来说,通过实战保持状态、磨合打法,其实是一种刚需。

  V社原来的赛事体制,每年包含5个Major和Minor,Major之间的间歇期长达一个多月,而中国参赛名额一般也只有3-4个。

  此前,Imba传媒已经举办了国内的DOTA2职业联赛,其负责人杨凡这样形容“联赛”形式的必要性:“能够保证这些没有参加Major、Minor的队伍有比赛打,帮助他们保持参与职业赛事的激情和竞技状态。”

  Newzoo发布的《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》数据显示,Dota2“云玩家”约占观赛群体的48%。

  这部分人群的需求是知名队伍和大型赛事的对决,对游戏本身的活力以及整个赛事体系的发展作用实属有限。

  这也让DOTA2 的头部效应强于其他项目。业内曾经做过一些联赛,比如2012年,ACE联盟与GTV联手打造的ACE联赛,但V社集权之后,这类比赛也就自然消亡了。

  从奖金金额来说,算不上丰厚,甚至远少于杯赛的规模。Ti9的奖金池有3300万美元,总冠军可以拿到1501.5万美元。而联赛的总奖金只有28万美元。

  联赛想从流量上分食一线队伍的蛋糕,但给的奖金激励却不禁让人怀疑V社的诚意和决心。

  根据联赛规定,每个赛区要出16支战队,而目前北美战队只有6支,更别说东南亚和南美这样的赛区了。

  至于DOTA2绕不开的博彩和假赛问题,更是让联赛转型面临阻碍。似乎没有哪个主流电竞项目的假赛现象,有DOTA2这么肆无忌惮。

  最新的丑闻发生于2月18日,Avengerls在和Newbee的决胜局优势中“强行”失误被翻盘,赛后连Newbee官博都自嘲:“被收放自如了。”

  换了ID重新下场,是假赛队屡试不爽的操作。业内人士讨伐、禁赛,却始终杜绝不了。

  LOL、DOTA2、CS:GO、OW,这四个项目是世界范围内最受欢迎的主流电竞项目,DOTA2是其中联赛化最迟的一项。

  DOTA2时常被看做“电竞鄙视链”顶端的项目,在赛事商业化上却处在最下游。它曾经是全球奖金最高的电竞赛事,但除了奖金数字亮眼之外,没什么可说的商业概念。

  风光无限的Ti,多年没有官方赞助商,奖金靠玩家众筹,而战队赞助商最显眼的则是各类博彩公司。单一的赞助来源,与DOTA2的影响力并不匹配。

  而隔壁的《英雄联盟》赛事,已经成为各大品牌争相入局的香饽饽,从奔驰、Nike、肯德基、李宁到LV应有尽有。2020 LPL春季赛官方合作伙伴已经达到13家,席位费更是9000万天价。

  2018年年末发布的《2019最具赞助价值体育赛事排行榜》上,《王者荣耀》KPL联赛排名第8、《英雄联盟》LPL联赛排名第14。

  两相对比,DOTA2实属凄凉,但抛开那些不确定和悲观因素,光从联赛转型后的商业可能性来说,DOTA2赛事的未来可期。

  宏观上有肉眼可见的媒体版权、广告赞助、席位收入,微观层面也有赛程拉长后的植入等。

  从V社效仿奥运会对Ti举办城市进行招标来看,其对DOTA2的商业开发确实是有新的考量。据官方透露,温哥华在承办Ti的时候产生了780万加币(约4062万人民币)的经济效果。

  而国内的DOTA2电竞人,似乎也在想方设法谋求更多赛事商业化的可能性。ImbaTV与8支国内一线俱乐部达成共识,“合办”国内的联赛。

  “未来,我们希望与俱乐部共同将DOTA2职业联赛这个赛事品牌建立起来。”杨凡表示。

  清澈透明、商业规则通行的投资环境,才能吸引长期有力的合作伙伴,DOTA2现在缺的就是这些。

  但说到底,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联赛,为其打好基础的重任,除了V社之外无人可担。

 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,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,让创业更简单!详情请戳。

永乐娱乐-永乐国际网址-永乐国际官网